当前位置: 主页 > 香港马会 > 内容

78

时间:2017-10-09 08:04  来源:未知    作者:admin  点击:

  十几年的风风雨雨,看淡了许多沧桑,风云变幻,岁月流逝,生命如沙漏,青春一点点从时间的缝隙中绵绵而下,人生其实早已开始了生命长河的倒计时。很长的人生,多少个分分秒秒,多个日日夜夜;很短的人生,多少个月月年年,多少个春夏秋冬!

  “陌上欣欣青绿邈,岁岁年年,无终了。”那又是谁蹙一弯峨眉,流转于潋滟碧波;嬉一袭水袖,惊鸿在风尘阙歌?逸动的涟漪,惑起的水滴,风动荷香,花开莲池。那又是谁羞答答的捧起那一宛粉,一宛白,以珠水空灵的韵味勾勒出那娓娓垂涎流香?风过,心头一抹芬芳,指尖一缕余香。是开了吗?是她处处开了吗? 那我为何只见花开,不见你来?

  独倚轩窗,霞光敛去,月色着夕阳下最后一丝余晖如约而至,久年的独处让我深刻体会了一个人生活的不易,寂寞如斯,魂断如织。皎洁的月光如水一样的清辉洒在脸上,宛若远方的爱人用温柔的指尖慰籍我眸底一寸寸哀伤。有道是,新月如佳人,出海初弄色。这轮月,更似多情人,照进断肠处。

  一个人的成长来自于后天的磨砺,从坚硬到柔软绝不是一时得来的,而是一辈子的。我们大部分的人都是这样的,为了每日不得不面对着自己不喜的人和事,因此有时候戴着面具示人也就成为必然,戴好的面具往往光鲜温和,只是摘下面具的时刻,才会显露的一面,我从不认为戴着面具的人就是不对的,毕竟人生如戏啊,谁能自己在这场戏的镜头前永不作秀呢!

  千丈,孤海苍蓝,浮生也不过梦一场,或喜或悲总是难以奠定,所有的相聚散去也许中早已编排好了,只是我们没有彩排的机会,每天都是现场直播自己独特的故事,没有太多的观众,也没有太多的对白,而我们依旧得继续演出,虽然带着乏味厌倦的感觉,也必须勇往直前。

  “陌上欣欣青绿邈,岁岁年年,无终了。”那又是谁蹙一弯峨眉,流转于潋滟碧波;嬉一袭水袖,惊鸿在风尘阙歌?逸动的涟漪,惑起的水滴,风动荷香,花开莲池。那又是谁羞答答的捧起那一宛粉,一宛白,以珠水空灵的韵味勾勒出那娓娓垂涎流香?风过,心头一抹芬芳,指尖一缕余香。是开了吗?是她处处开了吗? 那我为何只见花开,不见你来?

  如果爱,就让自己每天都更爱对方一点。如果被爱,就让自己每天都做得更好一点。我们都要让彼此感觉到什么叫“值得”。

  琼瑶字,凄凄美;琼瑶句,丝丝扣;琼瑶情,斑斑泪;琼瑶梦,累累痕!何以如此感人?何以如此动情?何以如此伤悲?十七载风雨,只为圆一个梦!万千里云和月,只为追一世情!想起婉君,痴守一生的爱恋;想起青青河边草,编一个童真的美梦;想起烟锁重楼,衰一片遍地红颜泪!

  每一天都在面对出生的痛苦、病痛的、逐渐老去的衰弱、与相爱人别离的痛苦、所求不如愿,还有不得不面对的死亡,等等林林种种,其实只要对境来的那一瞬间,我们明白它只是没有实质的空性,能我们的,只有我们自己,那么一切就好办多了。

  岁月里,我们也许什么也没曾留下,而岁月却在我们脸上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,篆刻了那烟雨江南的别离,画满了风雨素图,却写不下前世的缘生缘灭,时间的尽头,那人是否在等着我的。

  这个念头,从见到来接我的两个同学的那一刻,就打消了。虽是多年不见,可在那相逢一笑里,充满了亲切和温暖,没有一点点陌生,一的畅谈,没有任何的经历代沟。我们到达目的地的时候,早到的同学已经挂好了。下了车,看着不再熟悉的却并不感到陌生的脸,兴奋的喊着对方名字,开心的比比谁的眼力更好一些,也比比谁的变化大一些。

  三月门扉、时光向晚,邀春燕送去锦帛,写满了思念。遇见是春水初生,思念是春林初盛,待到离别,才发现春风十里都不如你。当初,义无反顾,的,相守在一起。不求一世长安,岁月清明,但求无过,日子疏浅。可后来才懂得,不管你的誓诺是小是大,唯拥有一颗恒久不变的心才能允以实现。

相关推荐